教育局的回应,解释了深圳中考为何这般困难

创业资讯 阅读(1928)
?

  

  【 摘要 :据公开数据计算,深圳十二五计划新增公办普高学位2.5万个,实际完成。但“十三五”严重滑坡。计划新增公办普高学位 2.83万个(年均5660个) ,至今已经4年,实际只完成 1.66万个 ,还差 1.17万个 ,完成率不足 6成 ,年均只完成了4150个。】

  以普通家长一员,来继续跟进深圳中考的情况。今天爆了很多信息,印证深圳家长们对今年中考的愤怒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今天看了南方日报、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的报道,深圳市教育局正式回复了有关“深圳中考难过高考”的话题。相关的数据也披露得更多,可以再跟进探讨一下。历史数据方面,大家可以结合我上篇文章看《十年大数据,深圳普高学位短缺是不容遮蔽的事实》。

  我大概算了一下,(如果之前发布的建设计划没有调整) 未来3年(2020-2022年), 深圳公办普高学位要新增2.49万个以上,平均每年要增加8300个以上 。难度历史最大,希望能完成,但是个人认为困难很大。

  【一】

  总结一下媒体报道的要点,里面有很多没有被深挖的信息。

  首先是,深圳市教育局改口了,不再坚持原来的“高中学位供给不存在严重短缺”的表态,承认了“公办高中学位严重不足”的事实。

  原话是:“近年来,深圳新增学位主要集中在义务教育阶段,高中学位增长相对较少,未来几年突现高中学位紧缺问题, 扩大公办高中学位建设已迫在眉睫 ”。

  

南方日报)

  这个表态,和之前相比,是有非常大的转变的。这说明了,中考的家长们并不是在故意搞事情,的确公办高中学位供给的问题很严峻。

  【二】

  其次,披露更为充分的数据也进一步印证了,缘何中考家长的怒火在2018-2019年集中爆发,的确十三五的高中学位供给非常非常滞后。

  媒体披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: 十二五期间,深圳共新增公办普高学位2.56万个,十三五至今,已新增共计1.66万个公办普高学位 。

  

深圳新闻网)

  我之前查阅过,深圳十二五计划新增公办普高学位2.5万个,现在看实际是完成了。但十三五严重滑坡!计划建 2.83万个(年均5660个) ,至今已经过去了4年(2019年新增学位已经公布),实际完成 1.66万个 (目前我只查到2018-2019年的新增数据,分别是新增6800个、2400个),还差 1.17万个 ,还有超过4成的量没完成。

  这意味着若要落实,明年1年得完成1万多个学位的建设。

  一边是中考报名人数逐年增加,一边却是:距离十三五期满还有1年,计划学位供给完成率不足 6成 。这个非常坚实的解释了,为何家长在今年对中考招生集体的出离愤怒。

  【三】

  媒体披露出来的第三个重要信息是关于未来的规划的。有两份文件,一份是:“目前深圳已启动 《深圳市高中布局专项规划》 编制,预计年底前完成,将尽力加大高中数量和规模”。

  另一份文件是《 深圳市中小学学位建设实施方案(2018—2022年) 》,报道说这份文件是深圳市教育局2018年9月印发了,但官网上查不到,不清楚是否撤回了。我们姑且按这份文件来讨论。

  据其中披露,教育部门打算在2018-2022这个5年中,新增公办普高学位 3.41万个 (见上图)。

  和之前的十三五计划对比,是这样的。

  2016-2020 ,计划新增2.83万个公办普高学位。 年均5660个。

  2018-2022 ,计划新增3.41万个公办普高学位。 年均6820个。

  问题在哪儿呢?

  在于,我们刚刚说了,2018-2019,深圳新增的公办普高学位一共是 9200 个。就是说,接下来3年,深圳要完成3.41万个的学位供给计划,还要建设 2.49万个 ,年均 8300个 。毛估大概相当于每年新开6个36班的高中学校,基本可以说是历史记录了。

  即便我们假定这3.41万个学位计划是充分的,那么,最关键的问题是, 这些学位从哪里来? 如何能保证切实完成?之前的十三五都只完成了一半多,怎么让市民相信这次能完成?

  【四】

  教育部门在其中也坦承了,最大问题是在“ 落地难 ”。

  一看到这句话,我们搞房地产的就立马非常熟悉了,这也是每年深圳保障房建设计划完不成的唯一关键理由。教育局谈到的用地难度,基本上是深圳所有部门遇到的难题,我每次去官方参加有关房地产的会议,谈的都是这个问题,地从哪里来。

件限制等等,“ 规划部门一直难以提供合适的建设用地 ”。诸位可以仔细思量,有助于我们去客观评价上述学位建设计划的落地现实性。

  这里面还谈到:“经统计, 法定规划在全市范围内共规划高中用地120所,其中已建成56所 ,余下的用地中大部分因存在着规划未稳定、城市更新时序不确定、土地待整备拆迁等问题而较难实施,当前仅有2块用地适合启动建设”。

  从规划数量看,高中是足够的,但是只有一小半落成。

  以我跟进房地产多年的观察,我认为,深圳在高中用地的规划落地上若想完成,必须要全社会给予共同的理解和普遍性的努力,才有希望保证。

  我上篇文章说了,有地有高潮。在深圳,只要涉及到需要使用土地的,基本都是无解题。目前深圳的基本局面,就是“空间的争夺”—— 保障型住宅用地、工业产业用地、教育用地(未来还有医疗用地) ,这几者激烈的争地。彼此之间互相争,共同和生态控制线争,这是深圳现在和未来最大、最严峻的城市主题。每一方都认为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发展非常重要,每一方都会认为自己不应该退让。即将要参加中考的家长们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高中学位,地铁保安、环卫工人、护士、幼教等“关键工作者”也需要政府建设大量的保障型住宅降低他们的居住成本,而大量的实体企业每年都在大声呼喊成本太高活不下去,深圳要力保270平方公里工业红线不失……

  这些争夺要想平息,需要排出个优先次序。

  【五】

  在教育系统内部,这种空间争夺本身也自存在,就像房地产系统里商办、住宅各自比例需要多少一样的道理。初小、幼儿园学位、大学和高中之间,应该优先哪一个,答案并不那么清晰。

  从数据上看, 深圳近年来 高中学位的增加是力度最弱的 ,这是无疑的。主要精力都投放在高中以外的教育系统里了,尤其是大学最为抢眼。大家看看下面这份报道,里面涉及了至少16所大学校园——中山大学深圳校区、北理莫斯科大学、深大二期、南科大二期、港中大(深圳)、哈工大(深圳)、深圳技术大学、中科院深圳理工大学、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、北京大学深圳校区、天津大学佐治亚理工深圳学院、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工程学院、深圳创意设计学院、深圳师范大学、深圳音乐学院……

  

  “ 为什么500亩才能申办一所大学的用地能够解决,而50亩用地就能办的高中却无法解决呢? ” 这是人大代表陈锦花在今年两会上提的疑问。

  当然要承认,深圳的教育整体都缺。但如果在其中做均衡,考虑到上面说的高中学位十三五期间的滞后,这部分的学位显然在接下来要摆在更突出的位置,即是内部要重新调配的问题。高中都上不了,建那么多的大学干什么。

  【六】

  教育部门今次的回复,可以说是向深圳市民普及了一把教育一本账,基本上是把问题都展示了出来。如果要说建议,我比较关心下面这两个。

  1、决策过程要公开,也就是学位规划的依据要公开,并鼓励全社会去讨论。深圳需要增加多少个高中学位才够,规划要增加3.41万个学位,这个数据是依据什么测算出来的,这个要公开出来,以备家长和业界去讨论。

  2、每年有没有完成,要及时公开及总结检讨。教育也好,其它也好,这些年最大的问题都是一样的。政府规划的蓝图很好,在政策发布之时,非常能够稳定市民的预期。但是久而久之,紧张预期又快速升温。考究原因,每次几乎都能发现,规划蓝图落空的多完成的少。这些要及时公开,方便大家掌握。

  没有这些信息透明,就只能是每次都要等到问题变得很严重了,大家再来一回集体翻旧账喷怒火,代价其实非常大。

  

  【 摘要 :据公开数据计算,深圳十二五计划新增公办普高学位2.5万个,实际完成。但“十三五”严重滑坡。计划新增公办普高学位 2.83万个(年均5660个) ,至今已经4年,实际只完成 1.66万个 ,还差 1.17万个 ,完成率不足 6成 ,年均只完成了4150个。】

  以普通家长一员,来继续跟进深圳中考的情况。今天爆了很多信息,印证深圳家长们对今年中考的愤怒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今天看了南方日报、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的报道,深圳市教育局正式回复了有关“深圳中考难过高考”的话题。相关的数据也披露得更多,可以再跟进探讨一下。历史数据方面,大家可以结合我上篇文章看《十年大数据,深圳普高学位短缺是不容遮蔽的事实》。

  我大概算了一下,(如果之前发布的建设计划没有调整) 未来3年(2020-2022年), 深圳公办普高学位要新增2.49万个以上,平均每年要增加8300个以上 。难度历史最大,希望能完成,但是个人认为困难很大。

  【一】

  总结一下媒体报道的要点,里面有很多没有被深挖的信息。

  首先是,深圳市教育局改口了,不再坚持原来的“高中学位供给不存在严重短缺”的表态,承认了“公办高中学位严重不足”的事实。

  原话是:“近年来,深圳新增学位主要集中在义务教育阶段,高中学位增长相对较少,未来几年突现高中学位紧缺问题, 扩大公办高中学位建设已迫在眉睫 ”。

  

南方日报)

  这个表态,和之前相比,是有非常大的转变的。这说明了,中考的家长们并不是在故意搞事情,的确公办高中学位供给的问题很严峻。

  【二】

  其次,披露更为充分的数据也进一步印证了,缘何中考家长的怒火在2018-2019年集中爆发,的确十三五的高中学位供给非常非常滞后。

  媒体披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: 十二五期间,深圳共新增公办普高学位2.56万个,十三五至今,已新增共计1.66万个公办普高学位 。

  

深圳新闻网)

  我之前查阅过,深圳十二五计划新增公办普高学位2.5万个,现在看实际是完成了。但十三五严重滑坡!计划建 2.83万个(年均5660个) ,至今已经过去了4年(2019年新增学位已经公布),实际完成 1.66万个 (目前我只查到2018-2019年的新增数据,分别是新增6800个、2400个),还差 1.17万个 ,还有超过4成的量没完成。

  这意味着若要落实,明年1年得完成1万多个学位的建设。

  一边是中考报名人数逐年增加,一边却是:距离十三五期满还有1年,计划学位供给完成率不足 6成 。这个非常坚实的解释了,为何家长在今年对中考招生集体的出离愤怒。

  【三】

  媒体披露出来的第三个重要信息是关于未来的规划的。有两份文件,一份是:“目前深圳已启动 《深圳市高中布局专项规划》 编制,预计年底前完成,将尽力加大高中数量和规模”。

  另一份文件是《 深圳市中小学学位建设实施方案(2018—2022年) 》,报道说这份文件是深圳市教育局2018年9月印发了,但官网上查不到,不清楚是否撤回了。我们姑且按这份文件来讨论。

  据其中披露,教育部门打算在2018-2022这个5年中,新增公办普高学位 3.41万个 (见上图)。

  和之前的十三五计划对比,是这样的。

  2016-2020 ,计划新增2.83万个公办普高学位。 年均5660个。

  2018-2022 ,计划新增3.41万个公办普高学位。 年均6820个。

  问题在哪儿呢?

  在于,我们刚刚说了,2018-2019,深圳新增的公办普高学位一共是 9200 个。就是说,接下来3年,深圳要完成3.41万个的学位供给计划,还要建设 2.49万个 ,年均 8300个 。毛估大概相当于每年新开6个36班的高中学校,基本可以说是历史记录了。

  即便我们假定这3.41万个学位计划是充分的,那么,最关键的问题是, 这些学位从哪里来? 如何能保证切实完成?之前的十三五都只完成了一半多,怎么让市民相信这次能完成?

  【四】

  教育部门在其中也坦承了,最大问题是在“ 落地难 ”。

  一看到这句话,我们搞房地产的就立马非常熟悉了,这也是每年深圳保障房建设计划完不成的唯一关键理由。教育局谈到的用地难度,基本上是深圳所有部门遇到的难题,我每次去官方参加有关房地产的会议,谈的都是这个问题,地从哪里来。

件限制等等,“ 规划部门一直难以提供合适的建设用地 ”。诸位可以仔细思量,有助于我们去客观评价上述学位建设计划的落地现实性。

  这里面还谈到:“经统计, 法定规划在全市范围内共规划高中用地120所,其中已建成56所 ,余下的用地中大部分因存在着规划未稳定、城市更新时序不确定、土地待整备拆迁等问题而较难实施,当前仅有2块用地适合启动建设”。

  从规划数量看,高中是足够的,但是只有一小半落成。

  以我跟进房地产多年的观察,我认为,深圳在高中用地的规划落地上若想完成,必须要全社会给予共同的理解和普遍性的努力,才有希望保证。

  我上篇文章说了,有地有高潮。在深圳,只要涉及到需要使用土地的,基本都是无解题。目前深圳的基本局面,就是“空间的争夺”—— 保障型住宅用地、工业产业用地、教育用地(未来还有医疗用地) ,这几者激烈的争地。彼此之间互相争,共同和生态控制线争,这是深圳现在和未来最大、最严峻的城市主题。每一方都认为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发展非常重要,每一方都会认为自己不应该退让。即将要参加中考的家长们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高中学位,地铁保安、环卫工人、护士、幼教等“关键工作者”也需要政府建设大量的保障型住宅降低他们的居住成本,而大量的实体企业每年都在大声呼喊成本太高活不下去,深圳要力保270平方公里工业红线不失……

  这些争夺要想平息,需要排出个优先次序。

  【五】

  在教育系统内部,这种空间争夺本身也自存在,就像房地产系统里商办、住宅各自比例需要多少一样的道理。初小、幼儿园学位、大学和高中之间,应该优先哪一个,答案并不那么清晰。

  从数据上看, 深圳近年来 高中学位的增加是力度最弱的 ,这是无疑的。主要精力都投放在高中以外的教育系统里了,尤其是大学最为抢眼。大家看看下面这份报道,里面涉及了至少16所大学校园——中山大学深圳校区、北理莫斯科大学、深大二期、南科大二期、港中大(深圳)、哈工大(深圳)、深圳技术大学、中科院深圳理工大学、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、北京大学深圳校区、天津大学佐治亚理工深圳学院、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工程学院、深圳创意设计学院、深圳师范大学、深圳音乐学院……

  

  “ 为什么500亩才能申办一所大学的用地能够解决,而50亩用地就能办的高中却无法解决呢? ” 这是人大代表陈锦花在今年两会上提的疑问。

  当然要承认,深圳的教育整体都缺。但如果在其中做均衡,考虑到上面说的高中学位十三五期间的滞后,这部分的学位显然在接下来要摆在更突出的位置,即是内部要重新调配的问题。高中都上不了,建那么多的大学干什么。

  【六】

  教育部门今次的回复,可以说是向深圳市民普及了一把教育一本账,基本上是把问题都展示了出来。如果要说建议,我比较关心下面这两个。

  1、决策过程要公开,也就是学位规划的依据要公开,并鼓励全社会去讨论。深圳需要增加多少个高中学位才够,规划要增加3.41万个学位,这个数据是依据什么测算出来的,这个要公开出来,以备家长和业界去讨论。

  2、每年有没有完成,要及时公开及总结检讨。教育也好,其它也好,这些年最大的问题都是一样的。政府规划的蓝图很好,在政策发布之时,非常能够稳定市民的预期。但是久而久之,紧张预期又快速升温。考究原因,每次几乎都能发现,规划蓝图落空的多完成的少。这些要及时公开,方便大家掌握。

  没有这些信息透明,就只能是每次都要等到问题变得很严重了,大家再来一回集体翻旧账喷怒火,代价其实非常大。